Banner
独家揭秘!国资委心中的No1 : 工业母机
- 2021-09-22 03:25-

  8月19日,国资委党委召开会议指出,要把科技创新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推动中央企业主动融入国家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创新体系,针对工业母机、高端芯片、新材料、新能源汽车等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努力打造原创技术“策源地”。

  当然,也是国资委的这短短几句话,间接表达出我们多个产业正被人扼住咽喉,恨得咬牙,又颇为无奈。

  机床分类多样,高档数控机床作为工业母机重要发展方向,是高端装备制造的重要基础,其发展水平的高低是我国从制造大国到制造强国转变的关键指标。

  数控机床一般由输入装置、数控系统、伺服系统、测量环节和机床本体(组成机床本体的各机械部件)组成。

  普通数控机床一般指在加工工艺过程中的一个工序上实现数字控制的自动化机床,如数控铣床、数控车床、数控钻床、数控磨床与数控齿轮加工机床等。普通数控机床在自动化程度上还不够完善,刀具的更换与零件的装夹仍需人工来完成。

  加工中心是带有刀库和自动换刀装置的数控机床,它将数控铣床、数控镗床、数控钻 床的功能组合在一起,零件在一次装夹后,可以将其大部分加工面进行铣、镗、钻、扩、铰及攻螺纹等多工序加工。由于加工中心能有效地避免由于多次安装造成的定位 误差,所以它适用于产品更换频繁、零件形状复杂、精度要求高、生产批量不大而生产周期短的产品。

  2020年中国数控金属切削机床的规模最大,占总体数控机床产业规模比重五成,为53%;其次为数控金属成形机床,占总体产业规模比重为29%;数控特种加工机床占总体产业规模比重为17%。

  在中国数控机床行业下游应用分布中,汽车和航空航天为主要应用方向,占据了一半以上的席地。

  国内数控机床应用端规模最大为汽车、航空航天等。汽车行业主要使用加工中心、组合机床以及各类数控专机,技术含量相对较低。而航空航天、造船、模具等行业领域,对特种机床和专机有着更为急迫的需求。

  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秘书长王黎明在接受采访时说,机床作为装备制造业的基础,被称为工业母机,其发展水平通常代表着一个国家的制造水平,影响着航空航天、汽车、3C产品制造等领域。

  从生产量和消费量角度看,中国机床的规模都是当今全球当之无愧的第一,但令人心酸的是,我们正面临“大而不强”的尴尬处境:所有机床企业加在一起,我们是最大的,但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拎到国际市场上是能打的。

  另外,这些年,由于很多人过分“迷信”全球产业链作用,使得委托加工、购买成套设备成了行业主流,这导致中国的制造业开始受制于人,产品质量和创新得不到提升,明显落后于世界尖端水平。

  此前,一位机床行业的专家曾经撰文,他认为从专业的角度重新审视近十年来中国机床市场的实际竞争状态,可以概括为:低端内战、中端争夺、高端失守。

  据了解,我国高端数控机床自给率不足10%。说得夸张点,掀开高端数控机床的一角,其核心零部件基本made in 美国、德国、日本。

  然而小编仅是扫了一眼它们的数量及市值,那感觉是瞬间透心凉。因为无论是企业数量还是财务情况,跟那些互联网大鳄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盯着民众的菜篮子,企图走垄断路线的某些企业在天上;力求发展我国核心技术的企业在地下。

  部分童鞋可能没有炒股经历,也很少关注上市企业信息。那么小编在这里给大家做一个简单对比: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相信大家一定能够理解国资委要大力发展工业母机的良苦用心。

  有人说,工业母机只是一个概念,是一时的热点,热乎劲过了,也就没什么值得关注的了。这样的观点其实大错特错!

  对于工业母机的认知,我们不能仅仅停留在股票价格的起落上,不要认为它只是一时被炒热的概念。

  我们需要默认一个事实:工业母机决定着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工业发展水平和综合竞争力,然而在我国高端工业母机基本做不到国产替代。

  我们更需要达成一个共识:我们每个人的命运都跟国家的发展牢牢捆绑在一起,国家大力推进的产业,关乎国运,关于我们民众的未来。

  工业母机是一个投资周期长、需要细火慢熬的产业。这个产业,蕴含着几代人不懈的努力和不服输的精神。

  天地间,科技就是奇迹。世界乾坤未定,为了国家的发展,多少人正拼尽全力奋力一搏。